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虚弱(1 / 2)

加入书签

scriptread2();异域。

头疼欲裂的虞渊,在海边幽幽醒来。

揉着酸胀的额头,他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一轮巨大的黄色太阳高悬,让此方世界的界壁和天幕,皆涂染为同样的黄色。

暗黄色的海水,掀起了层层海浪,“哗哗”地响个不停。

空气中含有稀薄的灵气,混杂着更多,该是更适合异族吞没炼化的异能,污秽生灵血肉的力量,倒是少之又少。

显然,这不是普通人族可以生存的世界。

“这……”

一脸困惑地虞渊,低头看了看身旁,发现灰白色的斩龙台,还有昏迷中的陈青凰,居然都安静地躺在杂草丛中。

忽然坐正身子,他开始回想之前的记忆。

他只记得,阿德勒、西米茨这两位魔神,奉外域天魔族长的命令,让他交出陈青凰,而谭峻山在获知外域天魔的大祭司藏隐暗处时,主动对他下手。

谭峻山是想擒获他,然后把陈青凰拱手相让,化解那场困局。

他知道谭峻山是出于一番好意。

是他自己不愿,然后尝试着,主动去唤醒第一世的自我。

待到撕裂脑海的一股意志,渐渐充满他身躯时,他下面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他想当然地认为,第一世的自我苏醒,前世的药神洪奇,今生的虞渊,将会被顺势抹除,他会完全以第一世的那个自我,重现于天地。

他以为,以虞渊的唯一意识存在的他,将变成过去,再也回不来。

结果并非如此。

他还是虞渊,还保留着完整的记忆,独立的意识和自我

那个他以为已经全面苏醒的自我,并没有直接呈现,捕捉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就这样挣脱重围了?”

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他,摸着下巴,久久出神。

好一阵子后,他渐渐沉静下来,想先弄清楚自己的处境,这方奇异世界的情况。

心念微动,他脸色瞬间变了。

识海小天地中,由他阴神精炼的魂力,居然流逝的一丝不存。

玄门穴窍衷的气血,还有筋骨、脏腑中的血肉能量,额外开辟的穴窍内,同样一丝都不存。

黄庭小天地,灵力也空空无也。

他突然就傻眼了。

魂力,气血和灵力,乃修道者的根本,是力量的源泉!

辛辛苦苦凝炼的力

量,一下子消失干净,意味着他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若是遭遇强敌,他没办法立即去战斗。

一枚枚裨益体魄,充盈魂力的丹丸,被他从乾坤戒取出,赶紧吞下。

在此期间,他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很快就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

第一世的那个自我,在短暂拥有了这具身躯的所有权后,该是以现有的“资源”,进行过战斗,施展过什么神通。

他这些年修炼的力量,苦苦的积累,对第一世的那个他而言,该是太寒酸了。

第一世的他,稍稍动用一下神通秘术,他那相当可怜的积累,就被挥霍一空,魂力、气血和灵力瞬间便流失殆尽了。

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唔!”

待到丹丸的药效,渐渐散逸出来,化作气血和丝丝缕缕魂力,刚注入筋脉血管,流入阴神时,他又不自禁地惊呼。

他绝望地发现,那些因丹丸而催生的魂力和气血,竟被体内那座蜕变中的“生命祭坛”无情剥夺。

三魂互通,他逸入其中的天魂,在他去思考时,就让他瞬间知道怎么回事了。

天魂对“生命祭坛”的淬炼,朝着阳神体魄的转变,开始需要额外力量的注入。

这场蜕变,慢慢到了关键时刻,那座赤红如晶的“生命祭坛”,后面会不断地,从他体内攫取气血和魂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