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引动底蕴(1 / 1)

加入书签

三人之中唯有大祭司心情最为复杂,他震惊、恐惧、愤怒、不甘,种种情绪浮上心头五味杂陈,他深刻清楚人族若是能够掌握法则意味着什么。

若是伍峰真的能够掌握法则迈出那一步,那么他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将是徒劳,他们蛊族数千年的努力也将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到时候,他蛊族或许真的会在世间消失,他的所有挣扎也是白费。他心中万分不甘,有着滔天的怨气。

“吱~”一声如同虫鸣般的响声传来,圣虫的躯体光芒大盛,紫色的神光将他笼罩,一股莫名的波动传出,瞬间传遍回春谷的每一个角落。

接着,如同天摇地晃一般,小世界一阵剧烈的颤抖,大地裂开了无数道裂缝,如同末日降临一般,山川崩裂河水断流,从蛊族祖地一座座巫塔之中散出一道道强大的波动。

这些巫塔是蛊族历代大祭司的埋骨之地,里面埋葬着无数蛊族大祭司的骸骨,还有第一代进入大周世界的族人,他们都是来自星空,原本的修为远远超越了天品境界,只是在进入这方世界之后收到世界意志的压制无法超越天品而已。

有些巫塔是最近数百年的,石质塔身还并不是很老旧,可是一些年岁久远的石塔上,已经被岁月的利刃镌刻上无尽的风霜,早已斑驳不堪,破旧颓败几乎坍塌。

此时这些古老的巫塔全都剧烈摇晃起来,石质的塔身出现一道道裂纹,从塔基一直延伸到塔尖。

“咔嚓咔嚓!”石头崩裂的声响连成一片,像是有一只大手在折断山岳撕裂大地,裂纹由小到大,无数碎石崩裂降落下来,像是下了一场石头雨。

然后,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一声声巨响传出,数百座巫塔坍塌化为无数碎石堆满祖地山谷,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传出,从碎石堆中走出数百具尸体。

这些尸体有些衣着古朴,与回春谷蛊族百姓穿的衣服有着明显的不通话,应该是古时的衣服样式,数千年过去却没有丝毫损毁,依然光鲜如初。

也有一些尸体上穿着与蛊族百姓一样的服饰,显然这些尸体的年月并不是特别久远。只是他们身上的波动并不如那些古旧服饰的古尸强烈,应该是身前的修为和战力有所不如。

这些古尸有些保存完整,有些残缺不全,应该是生前受到了强大的攻击,导致身体受损不治身亡。

但是,此时受到大祭司那股波动的牵引,全都齐齐朝着大祭司他们所在的山谷急掠而去。他们几乎脚不沾地,身法如鬼魅,和大祭司的身法如出一辙,在一座座山岭之间飞速前进。

“鬼叫个啥,号丧呢!”霸下听到大祭司的这声嚎叫,再看小世界之中发生的变化,心里有了不良的预感,祭坛周围有着一种奇异的场域,令霸下他们的神识无法融入天地之中,并不能明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尽管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从这番动静来看,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事,此时他们身处蛊族的老巢,他们这一族传承久远,会有什么样的底蕴谁也说不清楚。

霸下催动全身的法则和灵力,抡起板砖朝着大祭司用力拍了下来,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鬼蜮伎俩,先拿下此人再说!

“!”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大祭司此时现出圣虫真身,左臂化成的巨钳与霸下手中的板砖碰撞在了一起,溅出无数火花,竟然在板砖的拍击之下没有被损毁,肉身之强悍令人咋舌。

“老梆子,我呸!这具七拼八凑的怪物躯体,一身防御和蛮力实在是惊人,竟然能够挡住我的力之法则,这具躯体都已经堪称天器了!”

霸下轮动板砖,不断地和圣虫的躯体硬碰,此地就像是开了一个铁匠铺一般,叮叮的声响不绝于耳,震得虚空都不断崩裂。

只是,霸下之力世所罕见,力之法则更是勇猛无匹,而他手中的那块板砖更是极为不凡,上面有着丝丝缕缕的道韵在流转,每一次拍下都重如山岳,且传出一股无名的波动,能够抵消大祭司体内的法则之力,直冲大祭司的神魂。

霸下每一次拍出,都会令大祭司体内的法则一阵震颤,一些法则都已经有了一丝不稳的迹象,在动摇在溃散。

此时大祭司的魂魄占据了圣虫的躯体,这些法则并非是他领悟而来,也不是圣虫本身所拥有的法则,只是通过他们蛊族秘法从一些被他们暗算死去的天品蛮兽身上剥离下来的,用秘法强行灌注进躯体的而已。

这些法则圣虫的躯体可以调动运用,可是与身体总是有着一层隔阂,无法完全融合在一起。而且他体内的法则不仅仅有一道,而是有五六道之多,彼此之间互不交融相互独立,分属不同的天品蛮兽各自为政。

此时在霸下毫无花俏的正面猛攻之下,被那块奇异的板砖拍得体内气血翻涌,各种法则也震动不已。

大祭司也是叫苦不迭,心中早已将霸下的列祖列宗都可候了个遍,甚至将他的祖先祖龙都没有放过。好端端的,他招谁惹谁了,突然跑来几个天品给他添乱,不仅带走了他的旱魃和寒螭,此时更是墙插一杆子,让他愤恨不已又无可奈何。

青鸾攻击力极为强悍,雷电之属本就是攻击力惊人,蕴含了法则之力的雷电更是难以抵挡。而且这个家伙可不仅仅是拥有雷电这一种天赋,他的风系天赋更是他的本命天赋,此时早已掌握了法则奥妙。

因此,拥有雷电和风系法则得青鸾速度极为惊人,这家伙刚突破还没有完全巩固修为,在与大祭司交手过程中处于下风,可是他拥有极速,大祭司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霸下他打不赢,只能依靠圣虫的强悍躯体硬抗。若不是圣虫防御力惊人,身体带着无数防御法则堪堪抵住板砖的拍击,此时早已被拍成肉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