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0章 互相融合(第五更爆发)(1 / 1)

加入书签

关横稍一思忖,便开口道:“如果能让这虫魂融入银螳螂的动力核心内,与我的灵气互相融合,这金属造物也许便会衍生真正的灵智,对它来说也有一定好处。”

“而且这也是虫魂的愿望,我倒是可以理解它打算以另外一种方式活下去的意愿。”说到这里,关横扭头问大家:“你们的意见呢?”

“嗯,既然对银螳螂也有好处,那我没意见。”卿凰如此说道。芫歆、若桃她们也纷纷说:“这样也很好啊,同意了。”

“呵呵呵,那就这么办吧。”言罢,关横让银螳螂纵落到自己掌中,而后取出了对方的动力源核心,也就是骷髅头灵珠,“呼!”霎时间,一股玄灵气从珠子里浮现出来。

此刻,他说道:“虫魂,和我的灵气融合以后,你就可以待在银螳螂体内了,不过嘛,你可得想清楚,融合之后,也许你作为活虫时的记忆会保存下来,也许会彻底消失,到时候可没机会后悔了。”

“嗖!”但是这话说出来,虫魂也飞到了关横近前,它散发的光芒乍明乍暗,似乎在回应关横的话,表示自己绝不会后悔的意思。

“好,那你就进来吧。”言罢,关横指了指灵珠。

“哧溜!”虫魂毫不犹豫的钻进了珠子内,紧接着,关横也把自己的灵气缩进珠子内,大家此刻目不转睛瞧着,就只见骷髅头灵珠在关横掌中不断震颤抖动,转来转去,直到数息后才停了下来。

“唰唰唰!”瞬息间,灵珠闪动柔和耀眼的光芒,还带着一股生命气息,关横道:“嗯,成了。”

说话时,他已经把骷髅头灵珠放回了银螳螂的躯体,几个呼吸后,这家伙再次晃着脑袋爬了起来,抖了抖身躯,倏忽间在近前几块石头周围窜来蹦去,行动敏捷更胜以前几分。

关横此刻摊开手掌说道:“喂,回来吧。”

“噌!”这话一出口,银螳螂便毫不犹豫的飞落在关横掌中,而后扬起脑袋,发出轻盈叫声:“吱吱、吱吱。”

“咦,之前的银螳螂可不会叫唤。”若桃说:“难道这是因为动力核心融合了虫魂的缘故吗?”

“嗯,很有这个可能。”

闻听此言,关横颔首点头,随即低声问:“喂,你可还融合了虫魂的记忆?”问第一句的时候,银螳螂还有些傻愣愣的,没有立刻回应,但是关横又问了第二次,这个家伙才缓缓点了点头。

“呵呵,我就知道。”关横笑着对大家说:“好了,现在这只银螳螂远比它别的同伴聪明,就因为融合了虫魂的记忆,所以已经到了初步开启灵智的程度了。”

“那它岂不是和虫母、金螫王一样了吗?”安颜如此说道,关横说:“不对,还差得远呢,它现在连话都不会说,要想达到虫母它们的程度,没有长时间潜移默化的学习和努力绝对办不到。”

“不过让它做个能帮忙的助手倒是没问题。”

说着,关横抬手指了指卿凰,银螳螂立刻点了点头,倏忽振翅飞起,落在了不远处的卿凰肩头,照着刚才那样老老实实趴在那里,相信没听到任何命令之前,它是不会乱动的。

“能得到虫魂对咱们来说也是个运气,它的作用甚至比我想象的还大。”

关横说:“尤其是在它和我的玄灵气互相融合以后,我甚至能时刻感到银螳螂的动静,在一定范围内,不管银螳螂身处何方,我都能锁定它。”

“厉害呀,关大哥。”安颜听到这话,抚掌笑道。关横说:“这也是因为有虫魂的融合帮助,所以我才说运气好嘛,其他的金属螳螂是永远不会达到这种程度的。”

“好了,既然此次的兽元珠都已经到手,咱们也该去下一个石屋了,走吧。”

……

少时片刻之后,穿过这片区域的中间位置,大家随着墨鳞怪来到了一处奇特石屋近前。

说这地方奇怪,是因为它通体漆黑,就像是一块煤炭似的,若桃看了看这石屋,笑道:“黑不溜秋的房子,我倒是第一次见到,有点意思。”

“黑点也不要紧,最主要是,这黑屋子的门倒是清清楚楚在咱们面前,不像之前那个,还得费劲找到绞索升起来。”说着,古桑女指了指前方石屋大门,而后又道:“咱们是不是立刻进去?”

“是啊,如果门里没有什么埋伏的话。”关横说着,又看了看古桑女,继续道:“是你的话,要如何开启这扇黑门?”

“当然是用灵根了,我表演给你们瞧瞧。”

古桑女此刻兴致勃勃一晃手里的木神杖,“唰唰唰!嗖嗖嗖!”电光石火间,十余条灵根在空中盘桓缠绕,赫然变成了一个巨槌模样,她在这个时候大喝一声:“去!”

“砰!”灵根巨槌恶狠狠落在了漆黑石门正面,顿时打得此门颤晃出声。

“咯喇喇!”

下个刹那,石门上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继而骤然迸碎,“噼里啪啦!嗤嗤嗤!”无数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窜,古桑女的木神杖一晃,灵根巨槌蓦地分解、再次变成了巨大盾牌模样,护在自己和同伴前面。

“当当当!”

“夺夺夺!”

霎时间,碎片俱都钉在了灵根巨盾正面,被尽数拦截下来。

“好了,咱们进去吧。”古桑女此刻朝着大家挥手,姐妹们俱都说:“桑桑,做得漂亮!”

“哈,这只是小意思……”

古桑女得意洋洋说着,刚要率先迈步进入石屋,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关横倏忽从她身边掠过,直接朝着里面奔去,古桑女有些奇怪,扬声问:“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呼!”

“嘭嘭嘭嘭!”

下个刹那,关横那边就传出了震耳欲聋的连串暴响,大家登时感到有些不对劲,齐刷刷朝着石屋内飞扑而去。

“啪!”此时此刻,关横已经抓住了某个家伙的脖颈,将其狠命掼摔在地,对方立时碎成了几截。

刚刚赶到的姑娘们和群兽凛然大惊,不约而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一直埋伏在石门内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