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做一回堂堂正正的男人(1 / 1)

加入书签

“爹?”大儿子陈禄儿首先站了起来,不过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听见自己爹叫自己教匪,顿时脸上就露出了不乐意的神色。

他梗着脖子大声的喊道,“我们不是教匪,总教师也不是教匪头子,她是无生老母座下听讲秘法承袭弥勒佛爷白莲法旨的地上天国接引使者!”

一连串的头衔听得陈德一愣一愣的,他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时候信了教的?

“她不是教匪是什么?就是她收了我们家的地,那都是鸿沟边万金难买的好地,那是老子养老的地!”

“我不知道谁收了咱们家的地,我只知道是谁杀了我娘,就是跟城门口那些家伙穿一样衣服的狗官兵,他们抢走了娘的银子和金钗子,他们把娘打的吐了血!”

陈禄儿已经到了叛逆的时候了,他不服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吼道。

“他们还用刀子砍娘!就在我面前,他们用刀把我娘的脖子都砍断了!”

小一些的二儿子陈对儿,也站起来大声的喊道,稚嫩的脸上涨得通红,眼神中充满了仇恨的怒火!

陈德愣住了,他没想到媳妇的死,在两个孩子的心中留下了如此深刻的记忆!平日里他们可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些。

愤怒的陈禄儿还想说些什么,泪流满面的陈德岳母赶紧走了过来将两个小子拉走了,只留下了陈德和小桃两个人。

小桃轻声的祷告完毕,将盖着红布的神像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陈德一眼就认了出来,小桃刚找到他家门口的时候,那个小盒子就一直背在身上,没想到竟然是藏着教匪的神像。

做完了这些,小桃才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陈德,陈德发现,这时候的小桃跟他认识的小桃完全是两样的,这时候的小桃,带着一种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感觉。

“你别怪禄儿和对儿,也别怪表姑,都是我拉他们入教的!”

陈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桃的话,怪?还是不怪?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但有一个感觉他知道,那就是他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刚娶到手的小娇娘了。

“咋...你咋地也是教匪了呢?”无数句话在嘴里来来回回,搞了半天陈德就弄出了这么几个字。

“我们不是教匪,当家的,总教师不是匪,她是无生老母派来拯救我们的,污蔑她是匪的那些人锦衣玉食,从不把我们这样的穷苦人当人。

反倒是总教师,他掌管着几百万人的生死,但住的不过几间瓦房,吃的跟我们一样,杂粮窝窝头、杂粮米粥加点咸菜。

她说要让所有穷人有衣穿有饭吃,因为她跟我们一样,都是穷苦人出身。

总教师确实收了你的地,但她自己没有拿过一分,全部分给了穷苦人,当家的,你别记恨她!”

陈德现在知道,他知道小桃给了他什么感觉了,就跟庙里的菩萨给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而他自己,愤怒过后,老实善良,或者说有点怂的本性又回到了陈德身上,他看着面目娟秀的小桃,一时间竟然觉得没了地,好像也不是多大的事了,不过就是二十来亩地嘛!

“小桃,你别信这个了好不?我也不去想我的地了,咱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本来占理的陈德,竟然用上了几分恳求的语气。

小桃凄然的一笑,她看着陈德,眼睛里也带上了几分柔情,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这个胖乎乎的厨子给了她不少的温暖,但她没法跟他长相厮守下去了,因为她小桃要做一件的惊天动地的大事!

葱白的小手慢慢的解开胸口的扣子,夏日里本就不多的衣服一件件的落到了地上,连红红的肚兜也被解开了!

陈德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过去,成婚快一月了,但小桃跟他办事的时候,从来都要求吹了灯才行,陈德还没仔细看过小桃的身体呢!

可这一看,陈德就愣住了,随后从没有过的愤怒猛地占据了他的脑袋,小桃白皙的胸膛上,从右边胸脯到正心口位置,一道长长的,蜈蚣样的疤痕盘旋着。

“这是哪个杂种干的?”愤怒把陈德的理智都快冲没了,他嘴里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咆哮,陈德发誓,要是这个王八蛋现在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要一刀囊死他!

“我记得那时候是正月十五,我带着我相公回了娘家,家里正在煮饺子,还是肉馅的,一年到头都难得吃上一顿,我哥哥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他坐在炕上吃着手,看着饺子口水都要掉出来了!”

小桃仿佛在梦呓般,说到侄子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慈爱的笑。

“可是饺子还没煮好呢,外面就开始有人在哭喊,我爹刚打开门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穿着兵服的大兵的就出现了,他什么话都没说,一刀就把我爹给杀了!”小桃放声大哭了起来,全身都在轻轻的颤抖。

“接着,好多,好多人冲了进来,他们都穿着兵服,一家家的上门去,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

我哥想找他们拼命,刀子还没找出来,就被好多人围着砍,我娘想去把我哥救出来,被他们一刀就砍断了脖子!

接着他们杀了我相公,几个当官的抓住我嫂子就往炕上拖,嫂子手里还抱着侄子,结果...结果被人抱起来就摔到了地上,脑浆子就摔出来了,他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锅里的饺子,正月十五的饺子,可怜他死都没吃上一口啊!”

陈德惨叫一声,冲上去抱住了全身**的小桃,一只手急忙去捂小桃的嘴。

“小桃,你别说了,你们不是教匪,你信教就是了,要不!要不!你也教教我,我也信教去!”

可小桃根本理也不理他,眼泪刷刷的只从素白的脸蛋上往下流。

“他们………那些狗官兵后来...…也糟蹋了我,我当时被吓傻了,什么也不记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正在给胸口抹药。

她长得就像庙里的菩萨一样,是她救了我,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圣教的总教师,我也知道我全家都死了!都被狗官兵害死了!是教中的兄弟姐妹埋了我全家,杀我们全家的,则是从洛阳溃退下来的狗官兵!

从那以后,我就生活了在教中,总教师把我带在了身边,她一直鼓励我,教我练武,教我认字,还说一定要给我报仇,我跟着她学了好多,我以前听都没听过的东西!

可前几个月,总教师拉着我的手哭着对我说,她不能给我报仇了,因为我们打不过狗官兵,他们人多,还占着黄河不让我们过去!圣教的兄弟姐妹要想活命,就只能去陕西,我从未见过总教师哭,那是第一次!

当家的,德大哥,我的命是总教师的,我上京城来找你其实没安好心,因为我听说你在京城当大人物,我就想通过你,去找到阿桂那个狗贼,那个狗皇帝他们住的地方,我要杀了他们,为我全家报仇!

德大哥,你内务府的职务也丢了,就别在京城呆了,那些狗官不会把我们这些苦命人当人的,你跟禄儿、对儿,表姑他们回武泰去吧,总教师会给你们分地的,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小桃对不起你,下辈子再给你当媳妇!”

说着,说着,小桃跪下给陈德磕了一个头。

陈德全身抖得如同筛糠一样,这到底是个什么世道?为什么就要跟他过不去,等了几年的媳妇在路上被溃兵一刀把脖子都砍断了,小桃……一想到小桃被那么多狗官兵糟蹋过,一想到小桃胸口的难看疤痕,一股几乎无法压抑的怒火,把陈德烧得浑身就像泡在开水中一样。

尼玛的,老子在内务府连一个铜板都不贪,一心一意干事,结果被狗皇帝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撵狗一样撵走了!

关大人那么好的人,据说全家都要被杀头,自己两个媳妇,一个被官兵杀了,一个被官兵……,陈德越想越愤怒!

而且他当了半辈子厨子,好不容易让家乡人都以为在京城是个大人物,难道就这么窝窝囊囊的回家乡去种地?回去让人看笑话?

还有小桃……她这样一个胆小又瘦瘦的女子,真能为自己报得了仇吗?

“小桃!你起来,我也不拦你,就让哥最后给你做顿饭吧,我还存了一瓶好酒,晚上我们两喝上一喝!”

陈德把地上的小桃抱了起来,他细细的看着小桃胸口疤痕,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他陈德,这次要做一回堂堂正正的男人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