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三个可以撬动世界的男人(1 / 1)

加入书签

“是朱盔红衣军!朱盔红衣军来了!朱盔红衣军来了!”黄河北岸,卫辉府封丘县陈桥镇,这个黄河北岸的满清重镇,已经陷入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刻。

满清在陈桥镇驻扎的七千满蒙精锐和差不多三千黑旗兵,现在正像被摧毁了窝的白蚁一样四处乱跑!

原本这里的一万余人是准备渡河攻击白莲教的先锋军,因为阿桂的病重一直没能发起进攻,他们就在这暂时的驻扎了起来。

从上个月起,就有传说,说白莲教匪们已经被叶逆招安,要去为叶逆守西北了。

但相信的人不多,因为王聪儿等人那些搞法完全跟叶逆合不到一块去,而且要招安手下几十万人的王聪儿,得送出去多少金银?多少官帽子?以叶逆朱盔红衣军的勇悍,恐怕直接开打还简单些。

可等到今日早些,自上游来了好些船,船上装了无数大炮,警报的哨声刚响起,对面就万炮齐发,随后大批军兵乘着各种舟船不要命的往北岸冲!

清军开始还抵抗了一会,等到太阳升起来,大家发现攻过来的竟然是朱盔红衣军,直接就崩溃了!

因为守在陈桥镇的满蒙军队主力,是在仙庾岭下八万被一万打崩的清军残余,他们一看对面鲜红似火的朱漆飞碟盔,大红分体罩甲,顿时就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一样,连护军校的关东大扫子都压不住阵。

惶恐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朱盔红衣军来了快跑啊!’立即就全军大哗,无数人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盔甲一扔跑的飞起,连带着三千多黑旗兵也被自己人冲击后乱成一团!

“陛下!这里就是宋太祖黄袍加身处。”黄老四在前面引路,同样带着朱漆飞碟盔,穿着扎甲配分体罩甲的叶开,跟着走进了传说宋太祖的黄袍加身处。

所谓的宋太祖黄袍加身处,就是赵匡胤陈桥兵变的地方,这实际上是原本陈桥驿的东岳庙,赵大当年就在这里披上了一块黄布,夺了柴家的江山。

这里现在还供奉着东岳太一,当然赵大也有个偏殿的位置享用香火,带着些传说色彩的系马槐、扳倒井也都还在,不过寺庙已经很破败了,叶开本想用来当做临时指挥所都不行!

“李知府!”叶开喊了声,还顺带冲后面招了招手,不一会,一个狗怂狗怂的家伙就跑了过来。

这家伙原本是李参将,因为在仙庾岭见机行事立了大功,于是叶开信守承诺,还真封了他一个卫辉知府,不过在今天以前,李知府只有个知府头衔,因为卫辉府还没打下来呢。

不过现在,就清军这兵败如山倒的怂样子,卫辉府,不!全天下还不是迟早的事,所以李知府现在浑身充满了干劲。

这小两年他可没闲着,按照叶开的要求,这家伙去陆军都督府和广州承天府陆续当过四五个职位的见习官,现在虽然比不得从大学毕业的天之骄子,但与往日可不同了,他早就不是那个粗坯李参将,而是真正懂得怎么当官的李知府了。

“你是本地人,可得替朕把卫辉府看牢了,再找点人把这修缮修缮,宋太祖也是一代人杰,这么灰头土脸的可不好!”

“臣遵旨!”李知府乐呵呵的领命了,而且他也没有跪下听旨,因为熟悉的叶大皇爷的人都知道,叶大皇爷不喜欢人随便下跪的。

至于这宋太祖的黄袍加身处当然没人管,女真金朝和大宋可是几百年的世仇,满人一直当自己是女真人来着。

“陛下!原河南绿营和卫辉府的豪强士绅,臣也联络好了,他们还送来了满清大军的扎营图!其言伪清新练数万黑旗妖兵最是精锐!”

李知府是卫辉府本地人,叶明这边的行情也见涨,所以他很容易的就把卫辉,甚至彰德府的本地人都拉过来了。

。。。。

“中校!齐内丁皇帝的军队太过于嚣张了吧?他们根本没把清**队放在眼里,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对于不列颠尼亚的陆军来说,对于我们南安普顿33团来说,这是一种侮辱,我请求带领我的士兵出击,狠狠的给这些塞里斯军人一点教训!”

封丘县城西北,一个叫大村集的小集镇,就在镇子后面的土山上,一个带着铁盔的不列颠龙骑兵少校,正在愤怒的大声怒吼着。

他慷慨陈词的对象正是不列颠王国驻清**官团团长,从加尔各答的南安普顿33团调来的阿瑟.韦尔斯利阁下!

阿瑟.韦尔斯利今年刚好二十九岁,比快满三十一岁的叶大皇爷小一岁多,比波拿巴.拿破仑大三个月。

历史上他现在正在印度准备与迈索尔人的铁普苏丹作战,但现在,他被任命为了驻清**官团的团长,他带领着手下的军官们为清国训练了四万七千名精锐的黑旗兵。

这些黑旗兵按照英国陆军的惯例,分成了三十五个基干团(线列步兵团),一个来复枪团(轻步兵),三个龙骑兵团,一个轻骑兵团,一个枪骑兵团和六个炮兵营,他们采用了全部不列颠式的装备。

甚至线列步兵的军服都是不列颠式的,三角帽或者筒式军帽,红色双排扣上衣,灰色长裤,除了脚上的草鞋以外,不看相貌的话,这就是正宗的不列颠陆军。

而如果叶开亲眼见到的话,除了一定会感叹满清还是挺舍得下本以外,还得感叹英国奸商那是真的奸啊!

就这些衣服,叶大皇帝最开始也是尝试着向英国人报价过的,那价格,啧啧,吓得叶大皇帝差点一刀把站在他面前的一个英吉利奸商砍死。

阿瑟.韦尔斯利没有回应少校的怒吼,他正摸着下巴,心里充满了无限的豪情,他阿瑟.韦尔斯利正掌握着一支接近不列颠陆军三分之二的庞大陆军,连在不列颠还处于试验阶段的来复枪团和龙骑兵团他都有。

为此陆军部派出了大量的军官跟着他,就是为了在战场上试验出这些兵种的各项数据和真实战斗力。

同时对于这支军队,他也是很有感情的,他不止一次的向威廉堡发出过请求,请求让他带一部分黑旗兵去加尔各答。

韦尔斯利相信,迈索尔人绝对打不过他手里的这支军队,这支军队的服从性也远远高于英属印度的廓尔喀人。

“少校,对面跟我们一样穿着红衣服的军队有资格嚣张,他们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快要复兴塞里斯了,在很多方面,比如轻步兵和掷弹兵的运用上,他们都很有经验,这是个不错的对手,我们不能轻易的出击!”

稍稍按捺住心中的骚动,韦尔斯利谨慎的开口说道,“我们继续退后,把他们引到卫辉府的府城汲县附近,那里地势更加宽阔,我们就在那里与齐内丁皇帝的军队来场硬碰硬!”

“硬碰硬?”少校仿佛懂了点什么,他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是的,硬碰硬,国王陛下和小皮特首相阁下乃至陆军部的大臣们,需要这个新生的塞里斯王朝陆军的详实数据,这将关系到王国对于远东基本政策!”阿瑟.韦尔斯利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不列颠!他在心里说服着自己,但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爬上了他的心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